重庆多家商户诉美团外卖“搞垄断”:不独家合作就下架

消费   来源:重庆商报  责任编辑:百花残  2018-03-29 11:28:35
  互联网江湖从来的都是暗流涌动,看上去的风平浪静,无法掩盖背后的激烈斗争和残酷。
  近日,重庆多家餐饮商家向重庆商报—上游财经记者爆料称,在与美团外卖合作时被要求签署排他性独家协议。在双方博弈中,美团外卖频频使用“冷暴力”比如缩短配送距离等手段,并向商家暗示:不排他,或下架。
 
  上游财经—重庆商报记者连日调查发现,这样的案例大多存在客单量较少的小商家中,由于过度依赖美团外卖,他们正面临失去“自由”的困境。
 
  自从有了外卖,不少市民都乐于享受着它的便捷和实惠,曾几何时,外卖平台的各种折扣、福利,更是让人心里喜滋滋。不过,随着外卖行业进入美团和饿了么的两强争霸时代,捆绑在平台的商家,却沦为“刀上鱼肉”。近日,在陈家桥经营铁板炒饭的石盛伟就遭遇了烦心事,因为拒绝签订美团外卖的独家合作协议,他的外卖生意急剧下滑。
 
  “不签美团独家,我的配送距离从3公里缩小到50米。50米有多少客户?我已经准备不做美团外卖平台了。”石盛伟说,在辖区内,每天来自美团外卖的约200单的稳定订单,算是优质客户了,而饿了么有50—100单。自从去年12月开始营业以来,两家都是公平竞争,也不曾说过要签独家协议。但2月底,情况发生了突变。美团的片区经理找上门来,要求独家合作,即只能选择一个平台。“我原本就是加盟的一个外卖品牌,由总公司分别向两家平台采购服务。我也没权限,单独签订独家合作。”石盛伟表示,这种带强制性的合作要求让他很反感,“消费愿意选择哪个平台消费,是选择哪个啊。”石盛伟仍坚持用两个平台为消费者提供服务。当然,他也为坚持付出了代价。“我们的配送距离被拉到50米,几乎没有美团单了。”据了解,“被独家”事件已造成石盛伟直接经济损失数万元,但他仍不准备妥协,正准备放弃美团平台,改投饿了么。
 
  石盛伟的案例并不孤案,在陈家桥片区今年大约10个商家一起找到美团外卖抗议,希望平台给予一个公平竞争的机会,相关商家还闭店几日以示抗议。“都是一些小商家,就算团结起来,也力量有限吧。”此举并没给石盛伟们的困境带来改善。上游财经—重庆商报记者了解,在这场反抗与妥协中,有的商家与美团签了独家合作协议,也有的商家决定放弃美团平台。
 
  “3月初,美团一声不吭就把配送范围缩小了,日单量突然下跌,我们才反应过来。”观音桥一商圈某饮品店王老板告诉记者:“正月初五后,我们区域的骑手配送费就降低了,接单量就开始减少,但我们当时还没注意到。3月初缩小了配送范围,以往在美团每天有50-60单,突然减少到每天不到20单,日营业额减少500左右,我们这才发现。随后打电话给站长才知道,要签独家合作协议才给恢复。”
 
  事发后,美团外卖区域站长给王老板的说法是,因为饮品店所处区域营业数据太差,才会降低此区域的骑手配送费成本,而缩小配送范围,则是为了提升用户体验感。王先生听后觉得很不公平,而后,向美团总部打电话询问,但对方说等1个工作日回复后便至今没有音讯。
 
  不止是王先生的一家饮品店,记者走访该商圈的多家商户发现,大部门商家均遭受了美团的“冷暴力”,许多商户都无奈表示,商圈的人流量稀少,其中的商家多靠外卖维系生存。“我们商家很被动,要么跟美团独家合作,要么死。”王老板表示很无奈,“美团的流量要比饿了么多很多,美团这种措施一出,我们跟附近的商家坚持了不到10天就陆续妥协了。就这么不到一个月的时间,损失了近1万,不妥协不行。”
 
  在九龙坡经营米线生意的小李,就是其中的妥协者。“原本外卖单就少,日均大概30、40单吧,饿了么也就不到10单吧。”小李称,今年美团商家必须与之排他性的独家合作,不然就将店铺在美团上下架。“虽然,心里不是滋味。但美团承诺给服务费从20个点,降到15个点,也就从了。”小李称,除此之外,选择与美团排他性合作的理由还有单量少,他们片区饿了么骑手运力不足等。
 
  上游财经—重庆商报记者打探发现,美团并不一味的给予商家“大棒”,也会拿些“胡萝卜”给商家,最常见的便是降低服务费。上述饮品店的王老板就告诉记者,如果不签独家合作协议,美团的服务费抽成为20%,签订之后会缩减到15%。
 
  在小商家失语的情境下,日均500单、上千单的大商家是否也遭遇了同样困境?在采访中重庆商报—上游财经记者发现,由于具有充分的话语权,大商家们并没有遭遇“被独家”。“服务费,饿了么的约10个点,美团约15个点,两个平台都在用。从来都没那个平台要求我们必须独家合作。”重庆某大型餐企相关负责表示,他们外卖量日均上千单,可能相对而言更有话语权,如果“被独家”,很有可能便把企业逼到另一个平台上去了,而且公司也会依法律维护自身权利。
 
  针对多家商户的爆料,日前记者拨通了美团外卖的客服电话,客服人员表示对独家性合作协议全国有不同的规定,对于重庆市场的情况并不清楚。根据商户提供的电话,记者随后拨通了美团外卖重庆江北片区业务经理黄先生的电话,黄先生否认美团以强制下架、缩减配送距离等条件,胁迫商户签订独家协议的情况,“商家与美团外卖的合作都是自愿选择”。他还表示,缩短配送距离是片区规划的原因所致。对于“独家合作协议”,黄先生表示,的确存在,商家签订后,会享受到更广的配送范围,更低服务费抽成等优惠政策。
 
  事实上,被美团“独家合作”的不仅仅是重庆餐饮企业,在浙江省金华市、南云昆明,都被媒体曝出过类似的案例。根据《法制日报》报道,在浙江金华的“美团网”,以不提供美团外卖服务、不签协议等方式迫使商家签署外卖服务合同中选择“只与美团外卖进行外卖在线平台合作”这一补充约定。2017年6月12日,工商管理部门认定,“美团网”利用自身优势,阻碍、胁迫他人与竞争对手发生正常交易的行为,属于不正当竞争行为。浙江省金华市市场监管局对“美团网”限制竞争等违法行为作出处罚,合计罚没52.6万元。另据昆明《春城晚报》报道,昆明的不少商户在与美团外卖合作时,也被要求签署独家协议,如果不签,店铺将被做下线处理。
 
  对于美团的行为是否涉嫌垄断经营,昨日重庆商报—上游财经记者采访了重庆谦浩律师事务所主任周毅,他表示,根据相关法律,如果美团被国家相关部门认定为具有市场支配地位,并在合同里要求经营户与其独家合作,那么就可能具有滥用市场支配地位的违法行为。
 
  自从去年10月获得40亿美元的新一轮融资,美团似乎就成为互联网+生活圈领域的“搅局者”,从外卖起家,业务逐渐拓展到旅游服务(美团旅游)、共享出行(美团打车),甚至网传美团内部甚至喊出“灭饿除滴,商渠共赢”的口号。但是美团在各个领域的竞争对手却不容小觑,个个都是独角兽。在共享出行领域,滴滴已经深耕多年,为了阻击滴滴,美团开启了“撒币”模式,还因此被曝出资金链吃紧的情况;在旅游领域,携程占据着大半壁江山,仅去年的净营收就高达268亿元;而在美团擅长的外卖领域,随着饿了么收购百度外卖,之后又传出进一步整合阿里旗下的口碑,美团外卖一哥的地位已经岌岌可危。根据,易观智库数据显示,2017年第四季度饿了么的交易份额占比为49.8%,高出美团外卖的43.5%。
 
  经历上一轮融资后,美团点评最新估值已达到300亿美元,但对于投资人迫切的盈利需求,美团亟需在各个领域获得利润增长。面对四面夹击,进一步稳固外卖市场优势,拓展市场份额,势必美团下一步竞争的关键。
 

网络游戏厅奔驰宝马 www.latexmgp.com 网络游戏厅奔驰宝马

品牌介绍 | 广告服务 | 版权声明 | 联系我们 | 网站地图 | 网络游戏厅奔驰宝马 | DMOZ目录
本站部分资料来源于互联网转载和网友发布,如侵犯您的权益,请联系我站客服,我们将尽快处理,谢谢合作!
Copyright © 网络游戏厅奔驰宝马 www.latexmgp.com Inc. All Rights Reserved.莞讯网
备案号: 粤ICP备16122867号
法律顾问:李小军律师 电话:13326865997
>